记者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圆圆的身影

2020-02-06 02:05

姑娘是谁?她为什么挺着大肚子流浪杭州?陪她来的男子又是谁?是不是孩子的父亲?流浪女的家人在哪里?

“圆圆有点胖,所以看不出是怀孕了,再说了,你看到哪个怀孕的人每天到处跑的。”小王摇了摇头,说这也不能怪老张粗心,圆圆特别喜欢带着飞飞去西湖边看喷泉,只要不是刮大风下雪,她都会去看。这不,前天下午,圆圆还带着飞飞去西湖玩呢,一点生产的预兆都没有。

不满两周岁的男孩飞飞,此时正好奇地在医院中跑动着,手中紧握着护工们给他的巧克力糖果。

今年才21岁的姑娘圆圆,从绍兴家中出走后便一直在杭州流浪,住在上塘桥下绿化带中的一处空地中。两年前,她在这个桥下的“家”中生下了男婴飞飞,却面临着养育的困境。圆圆在绍兴的父亲,直言“当没有这个女儿好了”,圆圆本身,也在智商与情绪上有一些问题。甚至于,飞飞的父亲是谁,圆圆都不清楚。

这两年来,圆圆过得怎么样?第二胎的父亲是谁?她的大儿子飞飞,如今还好吗?老张还在吗?

圆圆和老张称之为“家”的地方在上塘桥的桥下,德胜路与绍兴路的路口往西大概三十多米的地方。虽然小王已经搬走,但这块桥洞里,如今除了老张和圆圆,还住着另外一名流浪女子。

老张说,已经都咨询过了,虽然圆圆不同意领结婚证,但自己还算是个单身汉,而根据政策,超过50岁没有孩子的单身汉,是可以领养一个孩子的。老张就准备把飞飞当作领养的孩子上户口:“孩子以后要上幼儿园的,要户口,现在可以上了”。(记者 蒋慎敏)

昨天中午,钱报记者赶到浙江省人民医院时,圆圆正躺在产科过道上一张临时添加的病床上。令人松了一口气的是,和两年前她孤身一人被送进产科,此时在她的身边,尚有儿子飞飞,与同住的老张、小王的陪伴。

那一夜,关于这个流浪姑娘的身世以及她和她肚子里孩子的命运,纠结成了很多待解的问号。

此时的圆圆气色还算不错,已经能下床健步行走。除了一头因为长时间没打理而蓬长的头发,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普通的母亲。只是,对于陌生人,圆圆依旧保持着戒心,并不愿意多开口。

老张如今的工作,依然是出去捡废品卖,除此之外,洗衣做饭之类的家务,也都是他一手包办。虽然一天收入少则十几块多也不过五、六十块,但因为老张的看护,还算安稳。

“有时候会有好心人送点衣服和吃的给飞飞。”小王说,老张对飞飞母子可真是没话说的。飞飞喜欢喝一种儿童酸奶,老张每天都会为此花上个两三块钱。有次老张捡到一条金链子,左等右等等不到失主来寻,这金链子少说也得好几千块,可他没舍得拿去换钱,反而拿去给飞飞打了个平安锁。

不过,对于老张的计划,圆圆似乎并不同意。老张说把孩子送掉的时候,躺在床上的圆圆猛然抬起头,冲老张吼了句“送什么送”。老张叹气,什么都没说。

然而一直在这种坏境下成长的飞飞,却是脸色红润十分健康,小王直言,这大半得归功于老张。

在医院里也是如此,老张几乎寸步不离地跟着飞飞,不让飞飞离开自己的视线。然而,随着自己亲生儿子的降临,老张的眼里,却有了掩饰不住的担忧。

“一个已经养着很困难了,再养一个怎么弄。”老张的情绪有点低落,他说,自己也是下了好大的决心,才打算把亲生儿子过继给有能力养育孩子的人家。

抱起活泼的飞飞,老张替圆圆开了口:“医院说孩子挺好的,生产也挺顺利,6斤4两,也是个男孩子。”

昨天清晨,再次接到流浪女生孩子的爆料后,有那么一个瞬间,记者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圆圆的身影,该不会又是一个像圆圆一般的姑娘吧。

51岁的老张,年纪比圆圆大了整整30岁,是丽水人。原本做水电师傅的老张,来到杭州,后来中间出了一些变故,老张离开了公司。而此时,老张的母亲,在老家给老张相了一门他并不满意的亲事,老张便留在了杭州,打打零工,捡垃圾。也由此,碰到了圆圆。

尽管称之为“家”,事实上,环境却十分糟糕。头顶之上,时刻有车辆咆哮而过;上塘河上的风,也是无阻拦地在这通行。最麻烦的是一旦下了大雨,风还会卷着雨打湿一切。

是指飞飞吗?老张摇摇头说,打算把刚生下的孩子送给他人养育。老张说,已经想了好久了,没想出法子来,“当时圆圆怀孕的时候我就劝她……但她怎么说都不肯。”

老张的另一个新计划倒是获得了圆圆的同意。老张打算下半年就带圆圆回丽水老家,给飞飞上户口。

“昨天晚上12点,她说有点肚子疼,我当时也睡了,没怎么在意。”说起早上的生产,老张也是松了一口气。老张说,几天前就劝圆圆来医院,可是圆圆死活不肯。等到早上5点多时,圆圆推醒老张,说要生了,老张也是慌了神,赶紧叫来了小王,打算把圆圆送到医院。好在生产过程十分顺利,还没去医院,孩子就生下来了。

第二天,也就是2013年8月15日,我们第一次见到了陪同圆圆来的男人,也就是老张,一个靠捡破烂为生,大圆圆将近30岁的男人。当时,老张承诺,会好好对待圆圆母子。

两年前,飞飞生下后,随后赶来医院陪伴照顾圆圆的,正是老张。从那以后,老张便一直照顾着圆圆母子俩,他和圆圆,尽管没有领证,也从此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。

2013年8月14日晚上7点不到,钱江晚报热线96068接到紧急求助,上塘桥下有个流浪女要生了。当时,钱报记者立即帮助联系120等,可当姑娘被推进产房后,陪她来的男子却消失了……

“圆圆说什么他都听。”私下里,小王对着钱报记者摇了摇头。对于这一家子,小王可能算是亲近的朋友了。打从老张留在上塘河桥下照顾圆圆开始,小王便是同住一片空地上,没有墙壁之隔的邻居。一直到半个月前,在工地上找了份工作的小王,才搬出了这块空地。